<
国内新闻

日本新闻自由度落后于坦桑尼亚 国际组织称安倍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23 12:19

  中国日报网4月21日电(实习生 张家欢)据《洛杉矶时报》4月20日报道,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最新公布了“2016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其中日本的新闻自由度落后于非洲国家坦桑尼亚,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到第72名,比去年下降11位。

  对于日本记者来说,近年来国内新闻自由的形势变得不容乐观。就在6年前,日本的新闻自由度还排在世界第11位。报道称,作为全世界领先的发达国家,日本国内的新闻自由如此不尽人意实在令人诧异。日本有1.25亿人口,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杰夫•金士顿(Jeff Kingston)是坦普尔大学亚洲问题研究室主任、历史学教授,也是《当代日本: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历史、和社会变迁》一书的作者。他说:“日本下个月将举办七国集团峰会。压制新闻自由让日本在国际舞台上丢脸,也使日本与七国集团中其他国家格格不入。”

  金士顿称,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故是日本新闻自由情况恶化的开端。“日本政府试图低调处理该事故造成的严重影响;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否认福岛第一核电站3座反应堆堆芯熔毁长达两个月之久。可悲的是,日本媒体亦步亦趋,对之避而不谈。而那些没有‘按规矩办事’的媒体则发现自己被边缘化了。自这以后,日本关于历史问题、修改宪法以及安全原则的文化战都是在媒体上开展的。”

  2007年,由于支持率持续下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突然宣布辞职,而5年后他再任日本首相后,其政府就开始压制国内媒体。

  起初,媒体还在公开批判安倍晋三政府。副首相麻生太郎曾发表“日本应当向纳粹在二战前稳步修改宪法的做法学习”的言论,遭到了日本媒体严厉指责。当时也有评论称,麻生太郎的这一建议预示了即将在日本发生的事情。

  两年前,安倍政府强行推动《特别秘密保案》,表面上是为了防止机要信息泄露,但该法案规定“记者和博主若询问了属于国家特别秘密的信息,即使他们此前并不知道该信息属于国家秘密,也将会被判处5年监禁。”2013年12月6日,尽管数千人,该法案最终仍然获得通过。

  2014年,安倍的朋友、日本保守党商人籾井胜人(Katsuto Momii) 就任日本放送协会(NHK)会长,该公司新闻报道的独立性受到损害。籾井胜人曾公开表示,NHK“在报道中不能与政府的立场和意见相左,政府说东,那么NHK不能说西。”

  安倍领导的自民党最近提交了一份宪法修正案,允许政府对那些“损害公众利益和公共秩序”的言论进行限制。

  2015年6月,自民党敦促政府惩罚批判政府的媒体,并对各大公司施压,要求它们不能找这些媒体做广告。

  今年,日本内阁总务大臣高市早苗(Sanae Takaichi)威胁将关闭持有“偏见播报”的广播公司,依据是日本电视和广播法赋予她的权力。一周之后,3位曾批判过安倍政府的电视主持人离职。

  日本资深记者在批判安倍政府对记者施压的同时,也在谴责日本媒体人中不断提高的自我审查意识。“对我而言,最严重的问题是广播公司高层领导的自我约束,”日本新闻界最受尊重的田原总一郎上个月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无国界”在本月发布的报告中这样评价日本国内不断衰落的新闻自由:“安倍政府威胁到了媒体的独立性,近几个月里媒体人的离职率升高以及国内主流媒体不断增强的自我审查正严重威胁到日本的根基。”

  4月19日,联合国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在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媒体独立性正面临严重威胁,很多记者找到我们要求匿名参加讨论。不少人说由于受到来自政客的间接压力,他们被边缘化或者被要求禁声。”

  凯伊呼吁修改日本广播法以保障新闻自由,并批判日本的“记者俱乐部”制度损害了新闻独立性。在日本,记者只有通过记者俱乐部才能获得权限,接触到政府组织。这些记者俱乐部就像是守门员,他们通常情况下不会允许《周刊文春》这类擅长调查性报道的周刊杂志接触到政府。

  凯伊说:“这些记者俱乐部中的记者常聚在同类型的社交网络上。我认为这就给了压制机制发挥影响力的空间。它可能会是某种来自同行的压力,令人难以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