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务观察

一个资深金融业观察者之言:我为什么始终反感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18 15:53

  近年来,盗刷、信用卡纠纷、暴力催债、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层出不穷,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从诞生就被质疑“道德原罪”的趣店,到一系列恶性事件,趣店始终在的负面声音中翻滚。一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为何如此招致公众反感?以下是一位资深行业观察者的吐槽,犀利之处也许正是问题所在。

  同一代的互联网新贵马化腾、丁磊们,鲜衣怒马,20几岁坐拥几亿身价。比较之下,马老师35岁才创立阿里巴巴,40岁左右才出成绩,是有一点晚。但是很多人忽略了,老师时代的马云是“优秀青年骨干老师””,学生时代的马云不仅担任学生会主席,而且英语卓绝,是杭州城小有名气的翻译。这才有了被浙江省政府聘为翻译,在西雅图接触互联网的序幕。他一直都很成功,在每一个身份里力争做到最好。

  几天前任正非接受采访,也说道,即使自己不创立华为,去养猪或者卖豆腐,也会成为养猪大王、豆腐大王。

  年少时衣公子觉得成就事业,需要的是天赋、环境和时机。经历了足够多的世事,酒至酣处,又是一叹,世界只有两种人,行的和不行的。行的人干什么都行,不行的人干什么都不行。

  这个怀揣2000元来北京闯荡的少年,在北大南门花600元租下地下室的一间小屋,立志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但却不愿意放过企业家、大咖们的讲座,据他自己回忆,每次讲座总是提前占下第一排中间的位置,争取每场结束都提问,讲座结束想方设法和嘉宾聊到最后,哪怕不提问也会旁听直到嘉宾离开教室。罗敏自己说,半年听了200场讲座。

  本科时代的罗敏逃课、挂科,成绩在全年级倒数,迷恋网吧,通宵打游戏。北大南门地下室的一年青春很快过去,考研无疾而终,少年选择加入滚滚创业浪潮。

  罗敏的第一个项目校园社交“底片网”,10个兼职扮演“美女”,每人对接100个男生,上来就是野路子,失败。做礼品销售的“纪念日”,倒闭关门。“好乐买”倒是后来小有所成,但是罗敏已经中途退出。此外还有,团购、在线教育、汽车团购、社交网络、外卖,罗敏的创业全部失败。搞不懂他是在创业还是在向这个伟大时代致敬。8年依旧是零,每当北京华灯初上,少年内心迷茫得一塌糊涂。

  直到他从江西老乡、腾讯财付通毕业的肖文杰手下辞职,按照同样的商业模式,创办趣分期。多年后,面对记者的求证,正彼此杀得眼红的两位当事人,不置可否。

  服务于学生超前消费、向学生放贷的趣分期们,并不是值得歌颂的商业传奇。其能成事最大的成全在银监会。2009年,察觉到鼓励学生杠杆消费明显不合理,银监会发文,禁止银行向18岁以下学生发放信用卡,18岁以上学生办理信用卡,必须由父母签字。正规军讲,野路子赢天下,是衣公子见惯了的中国故事。

  银行让出校园市场的一片空白,趣分期和分期乐自然狼吞虎咽。在商业模式上,两位并没有创新之处,用的都是互联网最传统的那一套打法——疯狂的补贴,盲目的扩张,越亏损越光荣,反正是VC、PE最容易给钱的时代。

  鼓噪没有社会经验、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学生去超前消费,这门生意在诞生之初就伴随着一股异味,仿佛一个世事圆滑的社会大哥,用套路和巧言花语,捕获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欢愉过后留在床单上的一抹血色。

  京东入股分期乐的时候,正是天猫和京东猫狗大战最激烈的阶段。阿里巴巴不得不针锋相对,选择了乐信最大的对手——趣店,改名后的趣分期。

  第N次落水挣扎、奄奄一息的罗敏,终于等到命运抛来的救生圈。2015年8月,蚂蚁金服领投2亿美元E轮,罗敏生命中第一次登上成功的游轮。支付宝深耕多年的信用数据、风控模型,淘宝天猫天量的消费流量,让趣店这枚巨头对弈里的棋子真正走上了跨越式成长的大道。即使之后因为学生债跳楼,女生以裸照作为借条等负面新闻,将校园推至的风口浪尖,趣店还是凭借爸爸的支撑从校园功成身退,迈进更广阔的年轻人市场。

  时代的产物自然会随时代一起消亡。猫狗大战已成往事,蚂蚁亲儿子花呗、借呗交出现象级成绩单,趣店对于阿里的战略意义早已雨打风吹去。2018年8月,阿里巴巴宣布终止和趣店的战略合作。伴随一系列的负面因素,趣店走入自己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的阶段。2017年纳斯达克敲钟时的百亿市值,已经跌去70%。

  几天前,趣店财报,千呼万唤始出来,概括一下大概两句话:利润超额完成,分手阿里巴巴后增长依旧惊人,风控依旧出色。

  CFO(首席财务官) Carl Yeung在财报文首特意强调,终止和支付宝的合作后,不光增长喜人,还为我们节省了49.4%的营销费用。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看了趣店在各大平台的软文,以调侃阿里为乐的衣公子自然如秃鹫般拾香而来,老习惯,whiskey配财报。文章标题都准备好了,“阿里巴巴就是菜,有你没你一个样”。

  在衣公子的金融主业中,只有10%的时间在思考怎么赚钱,剩下90%的时间和精力都付出在怎么控制风险。懂吗?这就是金融的核心:识别风险、控制风险。对比之下,互联网的核心是低成本试错,最大程度地扩张,靠规模效益盈利。两者的内核,如此激烈地相反。

  罗素(Bertrand Russell)在《西方哲学史》中写道:毕达哥拉斯之后,数学和哲学的结合是既深刻又不幸的。

  金融人传统,一个“逾期率”的概念就沿用了百年。计算简单:到期未还的本金/所有本金。如今在所有银行的年报里,都能看到这个数字。

  Jason和Tony办了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一年时间,放贷一个亿,其中3000万到期没有收回,逾期率高达30%,惨不忍睹。投资人下个月就要来了,这么烂的成绩当然拿不出手。灵机一动,一个月内玩命再放款两个亿。这两个亿仅仅放款一个月,远没到还款日,自然不可能出现逾期。但是分母变大,整体的逾期率神奇地下降到了10%。

  作为投资人的金融狗也是天天在资本市场上劳作的农民,当然不愿意自己当韭菜被人割,于是开始创设和提倡一些新的指标和概念。

  西方人爱喝葡萄酒,讲究地说,葡萄采摘的月份不同,酒的品质就会有不同,为了以示区分发明一个单词——vintage,特指某个月份的葡萄酒。这个月的vintage偏甜,再上个月的vintage偏酸,等等等。

  金融狗在互联网金融中引入vintage的概念,Jason第一年放款的1个亿被定义为一个vintage,逾期30%,烂的要死;后来紧急放款的两个亿作为另一个vintage,过几个月我们再统计它的逾期率,烂不烂再看。OK,这样一来,资产质量显然得到更科学的量化。

  华山剑法有剑宗和气宗之别。金融派和互联网派的创新,也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较量。早年登陆资本市场的互联网电商公司,尚处在亏损大、增长快阶段,传统金融市盈率的估值方法(企业利润*某个倍数=企业市值)不适用。你都不盈利,怎么估?金融派思前想后,想到GMV(GrossMerchandise Volume,网站成交金额)估值法,GMV*某个倍数=企业市值。互联网派在摸清金融派套路之后,迅速开发出下单GMV、妥投GMV、出库GMV、无退货成交GMV……总之,当金融狗问:GMV是多少?哪个指标对自己有利,就回答哪一个。金融狗,按着剑的手明显在抖,想砍人啊。

  Jason还是觉得那30%的vintage逾期率的太刺眼了,于是决定调整一下报表。将30%收不回来的借款本金,在利润表中确认为损失。反正哥干的是高利贷,学生借我钱利息是80%,确认30%的损失,逾期率变成0,哥的利润率还有50%呢。这套玩法叫做“核销(charge-off)”。

  趣店这一次的报表是好好下了功夫的。首先,将原先采用的ASC605会计准则修改为ASC606,在收入确认上由 “分期计入”变为“一次性计入”,企业可以提前将确认完成合同义务的未到账收入记为收入。再说的简单点,在趣店现阶段,这样的计算会显得收入更多。

  其次,在vintage的披露上,将2018一整个年度统计为一个vintage,这当中M1逾期率(M1+delinquency rate,指还款期都过去1个月(30天)还没有还钱的逾期率,)为2.5%。而在2017年的年报中,前三季度vintage的M1逾期率不超过0.9%。在2018年三季度报表中,这个数字是1.7%。

  “期限变长”是一个没有说服力的解释。趣店的借款计划要求每个月还本付息,如价值8367的iPhone XS,每月还款1025.09,共还款9个月。还款期限久,单期金额少。既没有实证依据也没有实务佐证可以支持“还款期限长(单笔金额小),逾期会上升”的结论。逾期率的高低只和以下相关:风控实力和风控标准。

  金融风险敞口的暴露有延时。比如上面举的例子,Jason和Tony临时放款2亿,还款日没到呢,当然没有逾期。趣店和阿里巴巴8月份分手,统计的存量资产中,很大一部分是恋爱过程中产生的。趣店的CRO(首席风控官)在IPO前离职,从此就没有CRO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一家公司的风控水平如何,会慢慢体现。

  趣店庆祝的鞭炮明显瞎放,而且放早了。几位银行的朋友转发趣店的软文给衣公子,问我怎么看。我就说了以上,还推荐他们等趣店Q4的vintage逾期率出来再说。线月份了,天都热了。

  新增多少家合作的金融机构自然是真。但是金融机构批复授信和银行投放额度是两回事。银行给谁谁100亿授信,先投放1个亿额度试试水,比比皆是。创新或许比不过互联网派,论鸡贼,信不信让你对着金融派叫爸爸。

  3月19日年报出来,敲锣打鼓地宣传增长喜人。一周结束,股价不涨,反而跌去将近9%。显然没有“阿里巴巴就是菜,有你没你一个样”。

  互联网和金融聚集了我们这个时代最聪明的头脑。如何合规地汇编数字,诠释成绩,能人比比皆是。尽管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下,企业披露的信息太少。外行看数字,内行看门道。

  比如助贷成绩表明喜人,但是这门生意魔鬼藏在细节里,随便举几个例子, 《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中要求风控不得外包,怎么落实的?再比如,如果严格按照《个人管理暂行办法》,金融机构在互联网环境下怎么放贷?考验行业智慧和胆量的壁垒比比皆是。再比如导流业务,不妨打开趣店名下APP,进入授信、提款界面,观察记录一下导流的企业有那几家,各自的借款合同是否符合总和费率不超过36%等政策规定?

  Anyway,这些不是本文要展开的要点,按下不表。总之,伴随315晚会对于行业乱象的曝光,结合中央三令五申防范重大金融风险,趣店的政策风险、合规风险远远没有解除。

  电影《战争之王》里,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男主角是私人商。当他把钻石、美元收进口袋的同一时间,他提供的就会射进孩童、妇女的身体。比更可怕的是,没有人可以说服他看到自己手上沾满的鲜血。

  当有人尝试让他正视自己的贪婪造就的灾难,他甚至会情绪激动地说:卖车的会告诉你开车的危险吗?卖烟的会告诉你香烟的危害吗?我告诉你,每年由车祸和香烟造成的死亡比战争更多,而我卖的枪至少还有个安全栓!

  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中,面对求职者质疑对学生放贷没有社会价值。罗敏强硬回应,2009年银行觉得违约率高,没有价值不值得维护所以放弃校园市场,是趣分期让学生享受到现代金融的便捷。是……

  好比战争之王看不到自己手上的鲜血。罗敏睁着眼睛说瞎话和几年后“回应一切”里公然撒谎一脉相承。2009年,监管叫停银行对于学生的信用卡业务,不是因为“违约高,没价值”,恰恰相反,“鼓励学生消费,向父母催账,以告发为威胁向涉世不深的学生施压”,这些都是技术门槛极低的事。监管叫停银行校园业务,不是因为“没价值”,而是因为“不合适”、“不道德”。监管的态度是:不要借钱给学生,让他去买父母不给他买的东西;如果要,也行,学生办信用卡父母要签字。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这都是一条利国利民的规范。

  对于电子烟的否定有很多原因,其中“上瘾性”、“有害健康”等都存在通过技术来解决的可能性。但是有一条指责,衣公子觉得无可辩驳:电子烟“让少年更容易吸烟”。

  看看这款IQOS精心打造的法拉利、钢铁侠等特制款——新颖、科技感的设计,少年偶像IP的植入,配合IQOS市场 “电子烟很酷,电子烟不是烟”的营销方式。相比传统香烟,显然这样的模式令青少年更容易上钩,于是电子烟成为了孩子从非烟民到烟民的“跳板”。IQOS隶属烟草巨头Philip Morris,后者的万宝路行销天下。但是在传统香烟世界里,不仅广告收到限制,包装上必须注明“吸烟有害健康”还要印上令人恶心的肺病图样,令人望而生畏。可是如今,以技术的名义,人类巧心构筑的保护栏坍塌了。

  技术的发展是为了便利生活,但衣公子觉得很多事情不应该变得便利,比如参与不应该变得便利,接触吸烟不应该变得便利,借钱也不应该变得便利。好的社会应该是禁止黑色,鼓励白色;对于灰色,保持一定宽容,但是抬高他的成本,限制他的发展。

  借钱这件事,尤其是借钱消费这件事,本来就应该是慎重三思,和家人商量。互联网金融以便捷的名义,让原本“因为有成本,所以要考虑后果”的消费行为,变成了“任性的一念之间”。趣店们才不是为了你好呢,为你不顾一切拆除壁垒,只是因为他们在合同里层层包裹、精心设计那个高利贷般的价格,需要你来买单。

  衣公子放话在这里,希望这个行业不要动不动就包装自己是“普惠金融”,往后谁这样,我保证见一个拆一个,盯着你的报表和融资撕。

  “普惠金融”的概念兴起于孟加拉人尤努斯创立的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在形式上是向没有传统金融服务的穷人发放小额、分散的。但是在本质上,普惠金融是以助人脱贫为目标,鼓励借款人存款,配合一系列监督和扶贫支持,用途是服务于生产,而不是消费。

  一段时间,尤努斯多次受邀造访中国。但是频频被P2P玩家、小贷老板、互联网金融企业家拉着合影,令这位老人疲惫不堪。他直言,中国没有令他满意的普惠金融项目。尤努斯向穷人放款利率从来不超过20%,而中国的互金利率普遍在50-100%。尤其是逾期后的罚金,堪比无底洞,又像死亡缠绕。

  趣店一度对逾期收取每天1%的违约金,一年就是365%。面对质疑,趣店硬气回应,是为了督促学生还款,其本质是为了形成良性循环,从而更好的服务学生。看到罗敏把自己感动到哽咽的一刹那,衣公子真的担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将要和尤努斯一样收获诺贝尔和平奖?

  罗敏是容易哭的。2017年趣店三亚年会,罗敏泪奔。事后他自己解释是因为想起曾经跟着自己打天下,后来被自己无情裁撤掉的兄弟。

  白头宫女说起玄宗,究竟是赞叹玄宗时代的富庶昌盛,还是怀念自己当年满头青丝的青春岁月?两者在时间上高度一致,在内涵里却千差万别。

  揣着2000元住进北大南门地下室的少年,考研败了,创业这个败了,创业那个败了,四线屌丝的小镇青年在繁华都市受了多少白眼?一次成于银行让出的校园空白市场,另一次成于巨头对弈下的棋子福利。仅此而已。他确实苦。如今阿里巴巴绝情拂袖离去之后,趣店需要新的稳定的流量入口,但是大白汽车依旧败了,趣学习也深陷“裁员、僵尸讲师、假学生”的漩涡之中。

  在人生高光时刻,他感谢这个时代,这个寒门还能出贵子的时代。是啊,感谢这个时代,感谢互联网。互联网+零售,成就了马云;互联网+社交,成就了马化腾;互联网+外卖,成就了王兴。这些都是罗敏的偶像,但是他亦步亦趋的模仿都没有赢来命运的嘉奖,诸侯们已经把时代分割完毕了。最终,趣店的成功是靠互联网+什么呢?相信你已经有自己的答案。

  互联网还下半场?戏早就散场了。舞台师们陆续拆除道具和景幕,准备赶赴下一场。那仅剩下一半的灯光,把舞台照得颇有几分诡异和狰狞。定睛一看,呦!你还在谢幕呢?

  一次和一位行业人士访谈。衣公子开宗明义鄙夷这种龌龊的营销套路。对方告诉我,其实都用不上这样的蛊惑。现金贷真实用途统计中,打赏直播的占比可观。或许你已经想到,当你面对直播屏幕,深夜、无聊、攀比、刺激,构筑了触发互联网借款最好的要件。当直播发来飞吻致谢,当自己刷的飞机划屏而过,那一刻某种脱颖而出的成就感,虽然短暂,但却常常是他们这一天从生活中获取到的最大的温度。

  我仰头,饮尽了杯中酒。在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乏味又寂寥的时代,绝望地消费和付出,是他们活着的某种意义和动力。